Google 如何把翻译问题变成向量空间的数学问题

计算机科学正在改变着两种语言间词句翻译的特征。所有用过 BabelFish 或者 Google Translate 的人都应该承认,这些工具提供了很不错的翻译服务,尽管还远称不上完美。

这其中的基本理念是对比两种语言对应词语的语料集,并将相似统计属性的单词和词组视为等值。

当然,问题是最初始的翻译需要依靠词典,这些词典由专业人士来编写,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 Continue reading Google 如何把翻译问题变成向量空间的数学问题

重建巴别塔,Google Translate 与语言壁垒

《圣经》中,讲到了各种不同语言的来历。人类希望建造一座名为“巴别塔”的高塔通往天堂,上帝感到事情不妙,于是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于是人类就无法沟通,合作建塔计划宣告失败,人类也开始四分五裂。

语言不通确实对合作沟通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翻译也成了一项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工作,尤其国家领导人身边的同声传译,在媒体宣传下颇有些传奇色彩。另一方面,随着计算机网络技术以及数据技术的进步,机器翻译也有了用武之地。Google 翻译服务就是其中代表。

Continue reading 重建巴别塔,Google Translate 与语言壁垒

让交流迷失的机器翻译

小时候看的电视剧《星际迷航》现在已经很模糊了,但里面有一个画面我却记得特别清楚:柯克船长能通过一个万能翻译机跟外星人自如正常地交流。

我记不太清他在里面是不是要摁一个按钮或者戳一下那个翻译机,但可以肯定的是,人类能和其他物种进行交流:尖耳朵的或者四只眼睛的外星人说着他们自己的语言,而柯克船长和船员们能听到英语版本的表述。记得当时我特别惊讶竟会有这么奇妙的交流方式!

电视剧《星际迷航》已经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但今天还有很多人认为,那里面演的跟外星人交流的场景不用多久就会变成现实。不是的!我们当然没有达到跟绿皮肤的小外星人交流的地步;但是,随着在线机器翻译的出现,人类之间的交流的确变得轻松了那么一点点。

Continue reading 让交流迷失的机器翻译

译者的第一层身份是撰稿人

我做翻译是因为我热爱语言和写作。这里的写作是指撰写优秀的文章。我喜欢那些文法准确、表意精当、行文流畅、情感自然的文章,它们读起来就是一种享受。

我会花上一小时去找一个词来浓缩一个句子的大意。当你驾驭了词汇的力量,在行文时就不需要用太多。我会不停地筛选,直到文章真正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我在撰稿的时候这样做,在做翻译的时候更是如此。

Continue reading 译者的第一层身份是撰稿人

侯捷关于技术/科技翻译的心得文章

我本是一个计算器软件技术人员,从纯技术人员转换为技术写译工作者,是生命中无预期的转弯。此前我从来没有文字工作经验,也不曾对笔耕有过特别的兴趣。然而当我初次接触技术性写作和翻译,便清楚知道这将是令我一辈子开心快乐的工作,于是决然取舍,改变了一生。
1990年至今,我的全职写作与翻译(包括必要的技术研究)已经14个年头,今天便和各位谈谈多年的心得和想法。我谈的并非翻译技术,而是技术翻译。

Continue reading 侯捷关于技术/科技翻译的心得文章

试译不是平安符

几位前辈译者都说,每本书最好都做一下试译,除了可以藉此了解自己是否译得顺手,及时推掉不适合的书,同时也可以减少日后因为文风而起争执的可能性。

像我这种菜鸟,听了当然以为试译就是平安符,忽略掉前辈讲的只是“减少纷争”。慢慢的我才知道,做试译就是尽尽人事,后续如何发展只有天晓得,因为: Continue reading 试译不是平安符

机器翻译和“人工翻译”哪个更好

如果你需要翻译服务,是否想过为了节省成本而用机器翻译来做,但同时却也不放心机翻出来的译文质量?

排除对机翻的各种争议,它有一个优势是毋庸置疑的:机翻出来的译文质量跟低价竞争的不专业译者翻出来的译文质量很相当,甚至质量更高。

Continue reading 机器翻译和“人工翻译”哪个更好

选择翻译的未来

语言服务领域的技术姗姗来迟。语言服务技术将改变一切,在不远的将来,世人都能在讲自己的语言时,别人都能听明白。我们正进入融合的时代:翻译将作为一种工具嵌入到每个应用程序、机器、标志牌和屏幕中。通过发现新市场的新客户,翻译业务将蓬勃发展。政府和民众的联系和交流将更加便捷。消费者变得更明智,可以随时随地与他人讲话,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语言障碍。

Continue reading 选择翻译的未来

翻译辅助工具所需的突破——不同数据资源进行“对话”

目前,译者使用的翻译辅助工具的核心技术仍然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是为什么?在翻译技术方面,会有哪些可能?读了 Jost Zetzche 在 2012 年的一篇文章,也同样感觉到,让不同的数据资源进行对话(尤其是机器翻译和翻译记忆之间),无疑是一种突破。 Continue reading 翻译辅助工具所需的突破——不同数据资源进行“对话”